内幕交易绑架华尔街

  •   现在,拉贾拉特南已被指控犯有14项证券欺诈和共谋罪名,一旦罪名成立,将被判以最高25年监禁。

      拉杰·拉贾拉特南的名字“拉杰”,在印度语里是“王者”的意思,加上姓氏“拉贾拉特南”,就成了“王中之王”,身为华尔街对冲基金公司帆船集团的创始人,拉贾拉特南有理由自诩为“王中之王”。然而,2009年10月,他因涉嫌内幕交易牟取暴利在纽约遭联邦法院起诉,成为美国政府打击金融犯罪的“巨大成果”。美国联邦检察官把拉贾拉特南一案描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内幕交易案。

      在联邦检察官眼里,拉贾拉特南在过去20年内,不断通过上市公司的高层人员非法获取公司机密信息,从而在股市交易中牟取暴利。已知涉案公司包括麦肯锡公司、IBM、AMD等。出席针对帆船集团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内幕交易指控庭审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作证时表示,拉贾拉特南通过非法获得的内幕信息操作11只股票的交易,获取的利润超过6380万美元,这一调查数据远超于此前联邦检察机构提出的正式起诉状中提出的4500万美元。

      与美国历史上经典的四大内幕交易案相比,仍在审理中的美国帆船集团创始人拉贾拉特南的案件并无“新花样”,除了交易获利数量由先前的4500万美元上升至6380万美元外,在完善立法和弥补监管漏洞方面并未取得进展,只能称得上是华尔街又一桩触目惊心的丑闻。不过,由帆船对冲基金案件引发的一系列司法调查最终得出的一个事实是:由公司员工、行业专家、咨询公司合伙人、上市公司董事和高管组成的“专家团体腐败网络”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美国不及时修改相关司法条例,金融监管就是个摆设,此类调查也仅限于“腐败内幕”披露,只能威慑而不能根治内幕交易顽疾。

      本周拉贾拉特南内幕交易案新一轮审理开始,控方的监听录音能否持续给被告压力,辩方能否抓住关键证人的有力证词翻案,引发各界关注。毫无疑问,关系到拉贾拉特南命运的“最紧要时刻”临近。

      法庭审判以来,拉贾拉特南交易的内幕信息是否存在“实质性”一直是控辩双方争执的焦点。辩方律师始终坚称,拉贾拉特南交易的信息均是公开提供给业内人士,因此不可能存在任何欺诈,而且也不能影响股票成交价格。“检察官把内幕交易的定义扩大了。”拉贾拉特南的首席辩护律师约翰·多德认为,不能因为一名短期资本经营者在了解某个公司一些信息的情况下交易该公司的股票,就剥夺其人身自由。

      事实上,拉贾拉特南本人也一直否认自己曾经进行内幕交易,并且发誓要在审判时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是在检方多种有力证据面前,拉贾拉特南的处境岌岌可危。联邦调查局提供的监听录音无情地揭示了拉贾拉特南如何通过现金贿赂、交易建议、家庭度假等手段培养人脉并实施犯罪的具体过程,而多名已经认罪的政府证人纷纷表示愿意同检方合作,他们出具的证词也将对拉贾拉特南极为不利。

      “被告经常能在今天知道明天的商业新闻,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不知道,就是联邦调查局也在听。”3月9日内幕交易案开庭时,代表政府的助理联邦检察官乔纳森·斯特里特手中的录音证据将使接下来五周的审判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从目前公布的拉贾拉特南同外界的几十个电话谈话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在过去五周的时间里,外界对这个女人的关注甚至超过了拉贾拉特南。

      监听电话中出现的惟一女人名叫丹妮尔·切西,是新堡对冲基金有限公司前高管。这个带着纽约口音的女人同拉贾拉特南的通话内容中多次涉及交易策略以及公司机密。她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供认内幕交易,同时认为她从AMD以及IBM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处获得信息并进行交易。

      由于丹妮尔·切西在通话中语言轻佻无礼,控方不得不对法庭公开播放录音进行删减。在“删节版”的录音中,丹妮尔·切西毫不掩饰地夸耀自己同一些公司的高层有密切接触:亲昵地称呼AMD公司前首席执行官赫克托·瑞兹(HectorRuiz)为“赫克托”;称IBM公司高级主管罗伯特·莫法特(RobertMoffat),曾在一个星期天拜访过她的母亲。目前莫法特已经认罪,而瑞兹尚未收到任何不当行为指控。

      监听录音还显示,丹妮尔·切西曾经告诉拉贾拉特南,互联网基础设施集团Akamai公司将下调业绩预期,她请求拉贾拉特南暂缓交易以保证自己不受损失。拉贾拉特南在这次交易中得利500万美元,而丹妮尔·切西获利240万美元。在收到好处费后,她自称像“勇士”般“征服”了内部信息。

      尽管这些电话录音对拉贾拉特南极为不利,但上周辩方律师还是上交包括北极星投资公司总裁约翰·普内尔(JohnPernell),美国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律师罗伯特·霍茨(RobertHotz),帆船前首席运营官里克·舒特(RickSchutte),帆船集团前分析师斯蒂芬·格拉诺夫(StephenGranoff),以及专家证人格雷格·贾雷尔(GreggJarrell)5名证人名单为本周审判做准备,试图绝地反击。

      而帆船集团对冲基金前首席执行官亚当姆·史密斯(AdamSmith)将是拉贾拉特南攻击的真正“靶心”。亚当姆·史密斯在去年秘密认罪,并同意配合调查,为联邦调查机关进行电话录音。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约翰·普内尔以及罗伯特·霍茨将向政府检察官证实史密斯与拉贾拉特南曾经进行内幕交易并分享非法所得,这些证词将明显对史密斯产生不利。专家证人罗切斯特大学商学教授格雷格·贾雷尔将证实拉贾拉特南获得的信息并不足以影响公司的股票价格。

      此外,另两名证人里克·舒特以及斯蒂芬·格拉诺夫将证实帆船公司诚实经营,并无非法交易行为。而作为拉贾拉特南辩护的一部分,他的律师将证明拉贾拉特南交易的所谓“内幕消息”是没有“实质性”的信息,公众普遍都能够获得。

      关于帆船对冲基金公司内幕交易案的审理是根据美国《1934年证券法》中的规则第10条(b)款和10b-5进行的,这一条例是美国禁止内幕交易的最主要依据。该规则规定,任何人在买卖证券时不得就任何与交易有关的重大信息作虚假陈述或隐瞒该信息,或从事其他与交易有关的欺骗行为,否则即构成证券欺诈,将承担民事乃至刑事法律责任。

      但关于何种行为构成违法的内幕交易?这种行为违法性的基础是什么?这种违法行为构成要件是什么?在文法中都没有具体规定。按美国判例法的传统,以上这些问题是由法院在处理具体案件时通过判例不断整理出来的。众多内幕交易案例集中指向一个矛盾点:规则10b-5实际上并不会禁止内幕交易,而只是禁止“欺骗性行为”,但这又属于职业道德范畴的问题。所以从源头上来讲,美国禁止内幕交易的法律并不完善,禁止内幕交易的法案只起到一种威慑作用,并不能避免发生违法事件。

      Rule10-5的核心概念是“fraud”(欺诈),检方当前指控拉贾拉特南触犯14项“欺诈罪”。然而,Fraud只是一个普通法的概念,它的定义来自各州的普通法,而不是一个联邦法的概念。Fraud不等于一切欺诈行为,有的行为,虽然可能会被认为是欺诈行为,但不构成非法的fraud。拉贾拉特南近日就委托律师“翻案”,拉贾拉特南一直以来否认犯有上述罪行,缴纳1亿美元保释金后获释,其律师也一直试图证明交易信息已经公开,不属于内幕交易。如果14项证券欺诈罪和共谋罪指控罪名成立,拉贾拉特南将面临多至20年监禁和1亿美元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Rule10b-5本身只适用于发行股票的公司内部人利用因与公司有特殊关系而知悉的信息,不适用于非内部人,也不适用于与信息来源公司无关的内部人。拉贾拉特南正是“非内部”人士,他用大批资金贿赂相关信息人士,获取内幕消息后进行场内交易,非法获利并与相关人士“分赃”。目前已调查清楚的内幕交易,是否属于场外交易根本无从查起。如果拉贾拉特南能通过幕后专业人士在银行发行的某个和大金融机构股票挂钩的金融产品,在银行、投资公司或某个特定的场外市场进行交易,一般不容易被查到,这也是投资者当前最关注的疑点。

      拉贾拉特南的内幕交易目前有证据显示的均在股票交易中。根据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荣誉院长亨利·曼尼(HenryManne)在其著作《内幕交易和股票市场》提出系统的反对禁止内幕交易理论显示,内幕交易是对企业家的物质奖励,是双方获利的一种交易行为。内幕交易可以减缓股票价格的波动,如果内幕信息是重大利空信息,待信息公开后,股票价格会大幅度地下降,此时投资者的损失就非常大。假设案例如下:高盛的股票要下跌的消息被透露出去,如果高盛自己不方便做空的股票期权,可以秘密将消息透露给别人(诸如拉贾拉特南等对冲基金人士),由这个人或者这家公司提前做空高盛的股票期权(一般是做买入看跌期权),当价格下跌后,这个人或者这家公司就获利,然后再分配给高盛的高管或者高盛公司。

      “公开、公平、公正”是证券市场的原则,构成美国证券法所禁止的内幕交易须具备四个要件:第一,持有不为公众所知悉的信息;第二,该信息公开对证券市场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第三,利用该信息进行交易;第四,信息持有者/交易者事先负有披露义务,但这一点的特殊之处在于:美国证券法并不绝对禁止内幕交易,只是禁止负有特定义务的人进行内幕交易。而对冲基金帆船集团创始人案件的始末显示,信息持有者利用特殊身份向外泄密。

      《国际金融报》 (2011-04-12 第06版)(责任编辑:聂丛笑)>